投稿信箱 |  网站地图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当前位置: 首页>黄河文化>文学天地>文学原创


从塞纳河到黄河——我的读书与行路


汪昭煜
发布时间:2021年03月30日  来源:

  2020年2月,在央视举办的主持人大赛新闻类决赛中,有这样一个题目:作为主持人更需要读万卷书及还是更应行万里路?对于这一问题,当时的两位参赛者和评委都有精彩的回答和解读。由此,也引起了我对自身经历的回顾与思考。

  我曾经是一位乒乓球专业运动员,八岁开始,就跟着球队到全国各地参加比赛,从首都北京到古都西安,从辽东半岛丹东,到南粤羊城广州,从西北重镇兰州,到黄浦江畔的上海,走遍了大半个中国。16岁那年,我迈出国门,赴法国学习,参加比赛,在那个富有浪漫气息的国度生活了十年,对法国各个城市和一些欧洲国家的人文风情,有了直观的认知体会。

  随着年龄的增长,特别是大学毕业步入社会实践以后,我明显感到,由于自少年时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进行体育专业训练,来往各地参加比赛,相较之下,行路多而读书少。无论是在大学讲授体育管理课程,还是在业余时间写一写自己法国十年的感悟体验,我时常感到辞不达意,我认识到,这是由过往知识积累的欠缺所致。因此,我对阅读产生了迫切的渴望。

  阅读工商管理经典译丛弗雷德·R·戴维的战略管理等书籍,帮助我积累和填充专业知识框架,更好地向学生讲授体育管理学这门课程;品读作家侯全亮的散文集《海那边》以及其他文化旅游作品,体会各有特色的文学表达,通过读书重新认识塞纳河畔巴黎书摊文化现象的前世今生。这些,都使我眼界大开,深受启发。

  在阅读中,我重新审视自己曾经走过的路程。

  《史记·河渠书》告诉我,太史公为记录三代先贤治水伟业,曾“南登庐山,观禹疏九江,遂至于会稽太湟,上姑苏,望五湖;东窥洛汭、大邳,迎河,行淮、泗、济、漯洛渠;西瞻蜀之岷山及离碓;北自龙门至于朔方”考察四方江河形势。阅读《静静的顿河》,我得以了解顿河岸边哥萨克人的历史文化,通过“他乡之河”,我以更宽广的视角认识黄河母亲的独特与伟大。《巴黎圣母院》使我重新审视过往的留学岁月,我认识到,无论古今中外,人们对真、善、美的追求是永恒的,世人对苦难的悲悯之心也是相通的。阅读《生态文明与河流伦理》,我对工业文明阶段人类面临的严重生态危机有了更全面深刻的认识,认识到维持黄河健康生命的重要意义,对“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”这一光荣使命有了更坚定的信念。

  有一件事,令我十分触动。在鲁昂大学,我的法国同学Amélie读一本介绍中国的书,书中的图片记录了改革开放前期的中国,言谈中他表现出对中国社会发展和中华文明的兴趣与好奇,与此同时她对中国也表现出了相当的陌生。于是,我向她详细介绍了中国的基本情况,告诉她这些年中华民族发生的巨大变化,希望她能到中国走走看看,用眼睛去了解如今的中国,感受今日中国的活力澎湃与朝气蓬勃。由此,我想,对于自己来说,何尝不是如此呢。与实地直接观察相比,读书是间接的经验。要想得到第一手材料,深入了解一个地方或某个事件,必须行走,到现场去体会那些书上学不到的东西。但反之亦然,大千世界,浩瀚太空,历史长河,单靠人的直接接触与现场体验,条件十分有限。因此还必须靠大量读书,不断学习积累。正如有句名言所说的:书籍是人类智慧的结晶,是人类进步的阶梯。读书能丰富我们知识的储备,提升我们的层次和站位,是通往有意义人生的必由之路。

  作为一名黄河职工,我要加强读书学习,在读书中,了解黄河源远流长的历史,理解黄河文化博大精深的内涵,书写好人生这本书,踏实走好人生的路,在读书和行路中不断完善、提高自我。

编辑:齐欣然 范江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