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信箱 |  网站地图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当前位置: 首页>黄河文化>文学天地>文学原创


两河尽飘信天游


蔺生睿
发布时间:2021年03月30日  来源:

  我有幸参与无定河、北洛河两河水文化溯源考察。2017年考察无定河归来后,我飘荡在陕北黄土高原上空的信天游久久萦绕在耳边。2018年暮秋,我又参与了北洛河水文化溯源考察。这两条河,都是陕北重要的河流,是陕北信天游的腹地。我自幼听着信天游的曲调长大,苍凉沉郁而宏壮的信天游始终牵动着我的情感,沿着无定河与北洛河,我决定对信天游的历史与现状一探究竟。

  陕北,即陕西省的北部,主要包括榆林和延安两地区。榆延两地区南北走向,北与内蒙古为邻,西与贺兰山相望、同甘肃、宁夏为邻,南接关中平原,东临黄河,与山西隔河相望。

  信天游是一种流传于陕北地区的传唱曲调,历史悠久,内涵丰富,是陕北文化的重要标志之一。以《东方红》《兰花花》《高楼万丈平地起》等歌曲为代表的陕北信天游早已家喻户晓,但其丰富内涵远不止这些,信天游还涉及人们工作、生活、事业、爱情、喜怒哀乐等方方面面的内容。

  信,信马由缰,天游,任意驰骋漫游,也就是说,这种曲牌唱法可随心所欲,尽情抒发自己的感情,哀哀怨怨,或喜或悲,只要心中有乐、有悲、有要一吐为快的心事,皆可站在山顶崖畔上,面对群山峻岭,吼上一曲信天游,听听山间回音,余音绵长,寄托情思。

  陕北属于黄土高原,山大沟深,从前交通不便,人、物进出全靠毛驴驮运,从事这一行当的被称为“脚户”,相当于今天的运输公司。信天游在脚户行当中流传最广。脚户们吆着毛驴,长年跋涉在山间小道上,使陕北与外界得以沟通联系。在没有公路、没有汽车之前,脚户就如同现在的运输公司、运输专业户一样重要,与群众生活息息相关。他们的生活辛苦而危险,一出门就是大半年,饥饱尚且不谈,有时遇上山洪暴发、驮队受惊、匪霸截路、突发疾病等天灾人祸,甚至有性命之忧。

  于是,脚户们就这样唱起来:

  “黄连长在背洼洼 / 脚户命里没有家 / 张苦李苦王麻子苦 / 谁都没有我们脚户苦。”

  这段信天游就是对脚户生活的真实写照。陕北从前人烟稀少,跋涉山中,有时几十千米地不见一户人家,赶脚人不唱上几句信天游,也实在无法打发那寂寞单调的跋涉生活。

  除了“脚户歌”,最广为人知的信天游恐怕要数“山曲儿”了。山曲儿多为情歌,有叙事和对唱两种形式。山曲儿只在山里唱,在村子里是听不到山曲儿的。陕北村民多为宗族世居,同村同族有辈份之分,唱山曲儿不合道德规范。青年男女,走出村子,走进山里,赶着牛、羊或毛驴去放牧,邻村男女才有交流的机会,因此山曲儿成了他们交流的主要媒介。

  山曲儿也是山里人联欢的一种手段,劳作之余,邻村从各自的山间居所聚到一块儿,说说笑笑,唱唱山曲儿,随心所欲,自由欢畅。

  最具官方色彩的信天游要数秧歌曲了,春节一过,村民们就开始有组织地排练秧歌,而秧歌除了吹(唢呐)、打(鼓及腰鼓)、扭(扭秧歌)之外,主要就是唱了,曲调也是信天游里的一种:“正月里闹元宵 / 秧歌扭开了 / 歌唱中央好政策 / 锅里头有肉了。”实实在在表达了农民的心声。

  “二人场子”,也叫二人台,是陕北秧歌的拿手好戏。一般是先扭秧歌,把气氛烘托起来,村民越聚越多,这时就自动形成一个场子,观众站一圈,表演者被围在中间,形成一个“小剧场”。

  陕北信天游中也有敬酒曲:“酒曲好比没梁梁的斗 / 装在肚里香在咱口 / 精神来了就喝两碗酒 / 多会儿想唱多会儿吼 / 二茬茬韭菜整把把 / 好不容易咱们遇到一搭搭 / 痛饮三碗好拉话 / 边喝边唱笑哈哈 / 山丹丹开花背洼洼红 / 尔格(现在)致富有门门 / 电灯照得咱满村村明 / 烧酒敬给有福的人。”

  陕北信天游是在特定的环境,特殊的历史背景下而形成的民间艺术,是黄河文化的一枝奇葩。党中央在延安时期,广大文艺工作者推陈出新,使信天游这一民间艺术得到发扬光大。“信天游”在那一时期起到了宣传抗日、宣传革命、教育群众、打击敌人的作用。以信天游曲牌走红大江南北的歌曲如 《东方红》《兰花花》《高楼万丈平地起》等都是旧曲新唱,这些歌曲被赋予全新的、积极向上的内容后得以广泛传唱。在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中,信天游仍有其现实意义。

  在今天陕北无定河、北洛河流域,要听到山梁沟峁里原生态的信天游已经很难了,“脚户”行当也已经退出历史舞台,放羊人成了“羊老板”,当年的牧羊人、羊倌,如今都被称之为“羊老板”,牧羊人的信天游已成绝唱,再难听到,“羊肚肚手巾头顶顶围”的装饰也彻底成为历史。

  行走在陕北的山水间,车载音响、宾馆、饭店里最频繁听到的歌声是信天游。不管时代怎么变,信天游这一古老曲子的文化魅力不会消散,它依然是陕北文化的一张名片。我们欣喜地看到,陕北信天游这一民间艺术已被有识之士挖掘整理,传遍全国,走向世界。以陕北信天游传唱人王向荣、王二妮等艺术家为代表,信天游在新的载体和舞台上,得到新生。

  民族艺术是最有生命力的,民间艺术亦然。陕北信天游正如无定河、北洛河河水,汇入黄河,流进大海,走向世界。

编辑:齐欣然 范江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