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信箱 |  网站地图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当前位置: 首页>黄河文化>文学天地>文学原创


枇杷花开在冬日


赵何冰
发布时间:2019年12月09日  来源:

  “枇杷晚翠”源自《千字文》,描述的是秋冬时节枇杷树叶依然翠绿的自然景象。即使是到了冬天,万木凋零,枇杷叶子依旧能苍翠欲滴,所以说“枇杷晚翠”。

  在单位家属院内,有三棵枇杷树,一株较大,两株较小。一年四季,三株枇杷,交织婆娑,风姿绰约。大的那棵树干直径二十多厘米,离地面一米,分出数根胳膊粗的分枝,每根枝丫都缀满绿叶。叶子大而长、厚而硬,呈椭圆形,远看形似一把把琵琶悬挂在树上。

  说实话,对院子里的这几棵枇杷树,平日里很少会去注意它们,唯有五一节后,才引起一段时间的关注:每当初夏来临,枇杷树上就挂满了沉甸甸、圆滚滚的果子,果子由青变黄,逐渐成熟,直至满树披金,一股清香也随之而来,令人垂涎。微风一吹,厚厚的叶子轻轻摆动,枝头的果实摇摇欲坠,这互动甚是可爱。

  时光是走动的。秋,已深了很久。凉凉的风,丝丝的雨,裹挟着凋零的落叶,跌落在岁月里,但枇杷树依旧翠绿,而且竟孕含花苞。枇杷开花,也许几乎不会有人注意到,人们欣赏的是春兰、夏荷、秋菊、冬梅。尤其是进入冬季,说起自然界冬日开花的现象,大多会提及蜡梅傲雪,从来不经意枇杷花开。

  秋季天凉时,大雁南飞季。众多果树献上甜美的果实后,心满意足地带走感激与赞誉,接受大自然的安排前去休假,而枇杷树却不声不响地开始稚嫩的孕育花蕾。亭亭如盖的树冠间,结实粗壮的树梢上,一粒粒花蕾在暗暗较劲,慢慢鼓起身躯。枇杷的花小而瘦弱,或白或绿,藏在宽阔的绿叶间,不留心细看,很难发现它的存在。几片花瓣从布满绒毛的叶片里探出,十来朵抱成一小支,十来支堆叠一大串,撑起团团甜美芬芳,于霜降和立冬之间绽放。

  枇杷和别的果树不同,它不走寻常路:秋季养蕾,冬日开花。《群芳谱》云:“枇杷秋荫、冬花、春实、夏熟,备四时之气,他物无与类者。” 枇杷因此而有“果木中独备四时之气者”。

  印象中的枇杷树总是在春夏秋冬不分日子的绿。细细思量,一年四季当中,春末初夏的枇杷果最有人情味。万物苏醒,也正是一年内蔬果青黄不接的时候,树上的颗颗绿果,实在是让人惦记。待到成熟时,金黄的果子带着绿叶,酸甜可口,营养颇丰。

  “珍树寒始花,氛氲九秋月”。枇杷不畏风刀霜剑,敢于傲雪斗冰,可与腊梅蜡梅媲美。在满是凋零的霜降时节,繁花满枝的枇杷树让人心生希冀、心存欢喜、心有景仰、心留感佩。再到春夏之交,那满树的绿叶又扶着一串串枇杷,随风摇曳,向人们招手。

  前几日,大雪节气已过,冬愈发得凸显了。再看家属院墙角的枇杷树,早已默默绽放。

  “小雪封地,大雪封河”。尽管郑州的第一场雪还迟迟未到,但“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”的迷人景观也不远了……

  每谈枇杷,心中仍会涌出感动。枇杷不事张扬,不懂炫耀,却给人战风雪的勇气、闯寒冬的力量、奔远方的信心。

  静静的芬芳,内敛的甜蜜,枇杷花开,岁月悠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