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信箱 |  网站地图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当前位置: 首页>黄河文化>文学天地>文学原创


烙上黄河印记


纪红云
发布时间:2019年09月27日  来源:

  我小时候家住黄河边,认识黄河是从黄河土开始的。黄河边的孩子出生前,长辈们早就从河边挑选了上好的沙土,用最密的筛子细细筛过,再放在太阳底下暴晒几天,密封在厚厚的塑料里,等孩子一出生,便躺在了细滑如水的黄河土里。老人们说,这黄河土能杀菌消炎防过敏,凡是在黄河土里长大的孩子,身体都结实得很。

  2005年参加工作,我成为一名基层治黄者,又重新回到了黄河边。单位驻地在一个小镇上,驱车10多分钟就能看到黄河。我的工作岗位在办公室,主要从事治黄宣传报道工作。作为刚入职的记录者,在我眼里,守卫大河的治黄工作者们着实有点“土”,无论是穿着打扮,还是说话语气都带着些小镇上的“乡土”气息。

  直到两年后,亲历了东平湖遭遇的一场大水,我才真正见证了这“土”气里深藏着的厚重。

  2007年8月,大汶河流域的一场洪水,导致东平湖老湖水位达警戒水位以上15天之久。形势紧迫,为加大泄洪流量,紧急破除庞口闸围堰,单位领导和抢险队所有队员在大堤上严阵以待,我也扛着照相机加入了他们的队伍。围堰破除,可以动用挖掘机等机械设备,但是险情过后,破口堵复却出现了难题。按照相关要求,必须用土工布将堆积起来的土堤“包裹”起来,才能防止渗透。当时堤脚下已经积存了1米多高的湖水,大型设备也无用武之地。

  看着水越积越高,同事们的“土”劲上来了,纷纷跳进水里,用脚试探着,用手摸索着,将土工布严丝合缝地把大堤“包裹”起来。岸边的我也踩着泥水深一脚浅一脚跟随着,用相机把他们的身影记录下来。只记得完成铺设土工布任务回单位的路上,一身泥土的我们坐上班车,都没了说话的力气。欣喜的是那时我拍摄的图片,发表在了《中国水利报》上。我为自己沾上这股“土”气而自豪。

  2013年,流长河闸和码头闸除险加固改建。为确保工程质量,参建者们向长在了施工工地一样。为了挖掘他们的感人事迹,我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。

  工地上,北方秋天的风吹过,瞬间我们就变成了“土”人。吃的饭菜里,喝的水里,都夹杂着土腥味。最辛苦的还是那些工人们,流长河闸工程最难的部分出现在混凝土凿除阶段,工程量大,施工难度大,进度慢,他们要将13斤重的电镐举过头顶,在墙上凿出无数个4厘米的小洞,往往凿两下就得喘口气,晚上加班到深夜两三点是正常事。当工程完工时,看着除险加固后的两闸以更高的安全等级,更强大的挡水、泄水功能,更壮观的姿态昂然矗立的时候,同事的一句话也道出了我的心声:“黄河上修闸,五六十年才能赶上一次。我能赶上并参与其中,是件十分荣幸的事,虽然我们吃了不少的土,但是我们的工程不土。”

  2018年,我虽然被调到工程管理科工作,但仍旧记录着治黄工作的点滴变化。我有幸参与了国那里险工工程的升级改造工作。为将黄河文化元素融入黄河岸边的工程,单位请来了相关专家和单位职工一起设计。经过多番探讨,最终定下了方案。改造工程主体完工后,在同事们的精心管理和养护下,国那里险工被打造成为集防洪、生态、美观于一体的现代化工程,成为黄河岸边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

  再回眼看看自己,看看身边的同事,他们大方的着装,自信的表情里,早已找不到丝毫的“土”气。但黄河人精神的“土”气,是“团结、务实、开拓、拼搏、奉献”黄河精神留下的金色烙印。

  我想这种精神会永远烙在每一位治黄工作者的心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