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信箱 |  网站地图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当前位置: 首页>黄河文化>文学天地>文学原创


趴洼


牛新元
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06日  来源:

  滔滔黄河携带着大量泥沙奔流入海,造就了世界上最年轻、面积增长最快的土地——黄河三角洲。凡去过黄河三角洲的人们都会看到,这里不仅有亮丽风景,还散落着一些富有特色的民居:或半地下半地上的地屋子、或不太规整的土瓦房、或“人”字形的窝棚,这些都是趴洼(当地方言,意为开垦荒地)人们的住所。

  “黄河口,土地广,一个劲在增长,日均能增多少地?少说一个篮球场。新淤地,粮食囤,耕种多年甭上粪。俺家老辈就趴洼,趴洼的好处多又多:新增土地抢先种,打的粮食没处盛;就近种地太方便,工夫力气省一半;芦苇荆条随意割,换来钞票一摞摞;河沟凹地鱼蟹多,顿顿不离好生活……”

  “沿着黄河走,土地大量有,勤劳不愁富,家家有奔头。”

  我年幼时故乡一带的这些童谣、民谣,道出了黄河口一带庄户人爱趴洼的真谛。

  据《牛氏族谱》记载,明代中期,我先祖由大兴县(现北京市大兴区)迁往惠民黄河边的堤上牛村居住。后因人口渐增,部分迁至利津县城以东黄河滩内的崔家庄谋生。百年前,我祖父举家沿河迁到了利津北部的牛家镇定居。所谓镇,起初只有几户人家,后来越聚越多发展成了村子,现今我村有500余人。黄河尾闾一带的村落,都是这样形成的。

  我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同龄,生长在黄河入海口附近北岸。从小目睹了黄河多次发生大洪水,耳闻的净是神乎其神的黄河故事,对黄河既依赖又敬畏。

  我村以东有道民坝,上接集贤乡四段村附近的临黄大堤,下至肖庙乡的湾子村(现为东营市河口区域)。据“老黄河”冉祥龙介绍,此坝修建于1848年,长24.5千米,1962年加高至3.5米,顶宽4米,每500米建有一平台,以方便堤顶车辆错车。其东南、东北方向有临黄大堤。两坝相隔最宽达一二十千米,甚至更多。坝内土地肥沃,芦苇有3米多高,粗壮茂密。有一次,我与小伙伴去坝内捉毛蟹,发现芦苇荡内有一处凹地,黑鱼、鲶鱼、鲫鱼在混浊的水中翻腾着。我俩用绵柳条穿上大鱼,每人背着几条边唱边喘往家赶。乡亲们得知后,纷纷赶去捉鱼,车推肩挑,好不热闹。遗憾的是,如今那道民坝早被夷为平地,坝址上铺了柏油路。

  据我所知,趴洼主要经历了如下时期。

  国营单位开发时期。自20世纪50年代起,以国有农场为主体的单位陆续前来开发,如同兴农场、黄河农场、渤海农场及其四分场、济南军区军马场、利津林场等等,几乎半数的土地由这些单位垦殖。国有农场和军企单位机械化程度高,产出了大量粮棉,喂养了大量军马,为国家和军队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。

  村集体开发时期。由于坝外土地盐碱化日趋严重,利津县就将部分荒地分到了各个村庄。不久,这里建起了“生产屋子”。如“利城屋子”“汀河屋子”“明集屋子”“王庄屋子”“虎滩屋子”等等。农忙时,人们两头忙,忙完家里的地忙洼地,收完庄稼后只留下看“屋子”的人。那时,柴草奇缺,每到冬季,前来拾柴的人络绎不绝,“生产屋子”为大家提供了临时住所。我当兵后回家探亲,曾去过四分场以北看望叔伯哥和伯父,当时他们都在那里为各自生产队管理菜园,清闲自在,十分知足。

  20世纪80年代以后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国家推行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,老百姓的生产积极性被充分调动起来。为了耕种方便,不少人家相继趴洼,或专门垦殖,或兼养畜禽。抢先趴洼的,早都富了起来,我村冉光华就是一例。他带领全家趴洼已有40多年,不仅耕种着十余亩土地,而且在房前屋后种植了许多果树,养了牛、羊、鸡。这里的鸡都是散养,不少人前来买鸡蛋,1.5元一个,挣了不少钱。有人劝冉光华回村居住,他拒绝了。另有崔相五一家趴洼30多年,与我的叔伯哥(以养羊为生)为邻,他因年事渐高,积蓄够用后,去年搬回村子盖了新房,日子过得很滋润。“趴洼的好样!”这是我回老家常常听到的话。

  自打1976年黄河改道清水沟以来,两坝之间的土地没再被淹,由于是退海之地,盐碱化日趋严重。国有农场有的保留,有的撤销。当地政府和有关村委会将大片荒地开发成台田,新修了排灌渠道。各村百姓承包了部分土地,以种棉为主,覆盖薄膜,收入尚可。近年来,有不少外地商家前来承包土地,有人承包几千亩,有的更多。人们种植玉米、高粱,机械作业,收获时拐弯抹角处和倒伏的难免拉下,只好雇人采拾,玉米棒槌和高粱穗每斤按0.3元收取,当日结算,这为当地村民创收又增加了一条门路。

  一些外地人前来承包土地种植棉花。每到晚秋时节,棉田一片雪白,景色迷人,煞是壮观。前些年,我去黄河口游玩,曾遇到过一对来自菏泽的中年夫妇。夫妻俩共承包了近百亩土地,现已五年。他们平日做好田间管理工作,等棉花全白时,雇人拾收,拾一斤棉者得一元钱,当日兑现。除去投入,年均赚取五六万元。他们告诉我:“庄户百姓离不开土地,别的干不了,地里求财比较稳妥。”

  趴洼是黄河的恩赐,是梦想,是目标,更是奋斗。趴洼与黄河同在,代代传承,永久不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