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信箱 |  网站地图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当前位置: 首页>黄河文化>大河胜迹>名胜


香水泉

 

王祥奎

来源: 发布时间:2019年08月13日    责任编辑:范江涛

  “五步清泉十步渠,碧波澄澈见游鱼。行人到此忘炎暑,万壑千岩画不如。”

  提及古城西宁的香水园,使人不由想起“清廉放达、才名冠一时”的明代文学家龙膺写的《香水精舍》一诗来,想起香水园诗情苍老的远年陈示。

  香水泉,烙印着历史印记。每粒沙石、每片碎砖瓦块所镂刻的历史,每滴玉珠所蕴含的睿智,每缕碧波所折射的光芒都让我为之震撼。

  文化如远年琥珀,既晶莹可鉴又不能全然透明,一定的沉色、积阴,即一定的混浊度,反而是它的品性所在。

  “自北泉清宁堂而东为清凉界,入为寺曰香水,门月甘露。由门稍南折而东,殿嶷然而峙,供跳御金姿龙象具集,左至指,右法喜,为堂二翼如也。环埤堄若抱衷殿而掖两台,高十数仞旁出,较与殿前楹齐。跨台而楼者二,东西相望。建已百余载。”

  据《北泉香水寺碑记》载,香水寺早在明弘治年间就建成了。明万历三十六年(1608年),作为西宁兵备副使的龙膺,在香水寺周围勘察泉水,开凿了有利于古城民众饮水的蒙惠寺,还大兴土木,先后建成了清宁堂、醒翁亭、醉歌亭、达亭,形成了西宁一大园林胜地。

  清乾隆年间,西宁佥事杨应琚和县令陈铦再次浚池构亭,并有了“香水园”的美名。沿城墙根一带,从西北城门坡下,相继建成柴扉牌坊、老虎洞、四望亭、万德巷、药王阁等,香水园始见规模。香水园因园内四时景致相宜,遂成为西宁民众休闲娱乐的首选之地。春时,杏蕾干枝旖旎,泉水喷涌透彻;夏时,垂柳婆娑摇曳,百花盛开竞放,秋时,明月照城郭,泉池映塔亭;冬时,银装素裹香满园,磬声悠扬绕北城。

  因为靠近北城墙根石崖处有泉水喷涌而出,泉水清冽甘甜,故人们把这里称之为“香水泉”。民国21年(1932年),人们修缮香水泉,修缮后的公园更名为“青海省森林公园”。

  水不舍昼夜的哲学,使得水孕育了生命,也繁衍了文明。香水园,也正因为有其“香水泉”而得名。说起香水泉,其最大的神奇不在于自然特性,而是其名称“泉”中所深藏的密码。在这里,泉是建园的主体,是香水园的灵魂。在崖峭、城峙、泉旺、树荫的自然环境中,先辈们又将殿堂祠舍、洞窟雕像、小桥流水等写意造型自然巧妙地融进香水泉园林的造景布局之中,使香水园群体和谐融洽、独具特色,既有诗歌的意境,又有文化之韵味。

  香水泉,除了景色宜人之外,还与中华文化密切相关。

  “红楼残春尽,痛煞惜花人,可恨一夜西北风,直逼得百花苦凋零。”“前日间和宝玉曾约定,咱二人同去葬花魂,今日里一心儿唤他同行,叩门环叫几声却不见人……”

  曾几何时,每年农历三月三、四月八,香水园热闹非凡,院内时闻吹拉弹唱之声。地方曲艺“平弦”“赋子”悠扬婉转,入耳动听。

  “在那遥远的地方,有位好姑娘。人们走过她的帐房,都要回头留恋的张望。她那粉红的笑脸,好像红太阳。她那美丽动人的眼睛,好像晚上明媚的月亮。”

  具有大情大爱且一生为情而歌的一代歌王王洛宾先生,与香水园有着不解之缘。

  20世纪30年代,王洛宾先生曾邀请两位维吾尔族、两位哈萨克族歌手,在绿肥花红的香水园放歌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。

  闻听地方曲艺及一代歌王的传奇人生,寻找萨耶卓玛的美丽足迹,人们的感受是兴奋,是欣慰,是自豪。

  无论如何,岁月的烟尘始终湮没不了香水园那粼粼细波闪烁的圣洁和光华。在这道风景里,所有的残缺、所有的沧桑都已沉淀为河湟谷地的本色和大美。

  “山际炎云似夏,林端骤雨俄秋。居者惟毡与褐,羁人乍葛复裘。湩酪饮如甘露,香秔粒比明珠……玄兔城南月出,黄羊川底草肥。别垒狼烽忽举,远山猎骑初归。”

  在香水泉水流泻的这块古老谷地——河湟谷地,并非自古以来就是狉獉荒陬之地。人们看到浮烟漠漠、蛟龙怒喷、雪花激射的香水泉还有温文尔雅、深邃隽永的一面,懂得了青海的山川地理和民族的风情诗意。

  不知何时,香水园的繁华与热闹已远。在沧桑岁月中,她,一度凋零在明古城墙之下。孤寂、破败,丝毫没有昔日幽静恬适、浑然天成的风采。

  香水园,作为古城西宁一处胜景,成为老西宁人抹不去的一道记忆。

  留住城市的历史记忆,彰显城市文化的灵气。进入21世纪,西宁市人民政府提出“香泉朔古”理念,保护和修缮香水泉,并依托泉水文化、明城墙遗址文化,整合和优化城区资源。如今的香水园重现风采,成为人们缅怀历史及休闲活动的场所。

  五步清泉十步渠,碧波澄澈见游鱼。斗转星移,修缮一新的香水园从容而舒展。

  在这里,我感到了欣慰,领略了明静,懂得了珍惜。我感受到新时代高原大地的强大底气与无限生机,也感受到古城西宁厚重而独特的文化底蕴和文化魅力。

  焕然一新的香水园,依旧是一本大书。在这里,“天开文运”的河湟文脉将深深錾刻在无数孜孜以求耕耘者的心壁。